感·悟 | 台州行后对于企业家精神的思考

发布时间:2019.12.03

11月28日,亚商投顾旗下掌门人正经塾对全球工业缝制巨头之一的杰克股份进行了实地研习,并与杰克股份创始人阮氏三兄弟之二的阮福德、阮积祥就杰克股份的发展经营等方面进行了深入的对话。以下是本次研习随行人员Martin的感悟:
这是正经塾组织的第12次掌门人对话学习,是我参与的第一次。按现在常说的标准,杰克股份(603337)不是一家“性感”的企业。但是在和企业创始人阮积祥谈完后,他身上所具备的,也是正经塾一直以来倡导的企业家精神深深触动了在场的所有人,并引发了我对“企业家精神”学习的思考。
做二代商学院这几年,我们一直在思考“学什么”这个话题。随着社会上各类非传统商学院的诞生,创新、创业、管理、投资都成为了学习的主题,但能否成为一个好的企业家或者接班人,最重要的是企业家精神的学习。这一点我们在和毛振华、汪林朋等一代交流时,都是他们认为接班成功与否排在首位的要素。 但目前市面上除了掌门人正经塾之外,没有一个是以“企业家精神”学习为主题的学院。为什么?因为大部分人认为企业家精神是天生的,难以后天培养。它是由一个人的成长环境、经历以及天赋所决定的。 湖畔大学的口号是“发现并训练具有企业家精神的创业者”,意味着你要先具备企业家精神,才是我培养的对象。但我认为,对于新生代企业家来说,企业家精神是可学习的,这是我们最应带给他们的价值,也是正经塾目前正在做的事情。 过去40年,正是靠着任正非、张瑞敏、柳传志等具有强大企业家精神的经济推动者,才能换来中国的今年。如果我们能够培养出更多具有企业家精神的年轻人,那无疑将对中国接下来的40年产生巨大的、持续的推动力。
什么是企业家精神?
首先是使命感,也是初心、成就动机。在2017年9月国家提出弘扬企业家精神后,张瑞敏、李东生、雷军都谈到,使命感对于企业家来说是最重要的,也是企业家区别于一般商人的根本。
在台州,阮积祥谈他的初心是“让产业工人能够幸福快乐地工作”,让服装工人的工资从几百块增长到几千块,让工作寿命很短的女工通过缝纫机能将工作年限延长到40多岁。
稻盛和夫在谈企业家精神时说,如果你要爬的是一座小山丘,那随时背上包就可以去爬。但如果你计划攀爬的是珠穆朗玛峰,那就必须要做艰苦的训练,历经可能死亡的过程,才能到达顶峰。没有使命感,我们这些二代们就不知道当自己家族企业已经具备一定规模后,为什么还要努力工作。不明白自己家族拥有够用几世的财富后,为什么还要去经历各种困难、迎接种种挑战。 其次是坚毅的品格。作为中国民营企业的二代,我们这一代就确定不会遇到重大困难吗?随着经济的下行,周围很多曾经风光无限的企业都遇到了重大危机,破产、背负重大债务,甚至自己成为失信人。这种变化无异于从天堂到地狱。当这一切发生时,你是很快被击倒,还是能够坚持并寻找解决办法?史玉柱的起起落落,褚时健的浩荡沉浮,靠的就是坚毅的品格支撑着他们从谷底再度攀向高峰。 然后是持续学习的能力。从阮积祥身上,我们感受到了他对学习的那种渴望。1/3的时间在市场,1/3的时间在企业,1/3的时间在学习。高中没毕业,但是如今谈到设备赋能产业、工业物联网技术,都能有自己的看法,连郭台铭都要收他当徒弟。教育背景不等于学习能力。二代们因为家庭关系,都有比较好的教育背景,但当你面对安逸的生活或忙碌的工作时,是否还能有持续学习的动力和能力。 最后是创新精神。熊彼得最早提出“企业家精神是经济增长的核心动力”,其中一个重要体现就是创新。当二代谈企业家精神的时候,愿意谈创新胜过谈坚毅,因为认为创新更有趣、没那么苦。但实际上要打破前人、走上一条没有人走过的路,是更加需要毅力和勇气的,在这个过程中会受到多少质疑?经历多少失败?小富即安,对二代们来说是很容易产生的思想。但企业经营不进则退,不去创新只能等死。
如何培养企业家精神?
从2012年去海尔听张瑞敏讲海尔的创业史,到这次加入正经塾到台州听完阮积祥的分享,包括这11年看到周围二代朋友们的成长,我相信企业家精神是可培养的。 对于年轻一代来说,优渥的家庭、缺少挫折的际遇,都是培养企业家精神的阻碍,可是我们又不可能为了具备企业家精神而抛弃现有的一切。但既然企业家精神是来自一个人的经历,那我们就去创造这种经历,并通过“看、听、想”来进行提升。 通过正经塾,通过与掌门人对话,向老一辈取经,将创造困难环境、创造压力、思想引导、内心自省等方式,融入课程体系,最终达到培养企业家精神的目的。 我们生活在大城市,看到的都是国家繁荣昌盛的一面,但在繁荣昌盛的背后,还有多少人的生活亟需改变?当世界走向存量经济之后,我们的国家如何面对更凶残的竞争?我们的企业家要通过怎样的教育才能面对这种竞争?我们要做的,是让年轻人了解到世界并不只是发生在他们身边的这些吃喝玩乐、明星八卦,还有更多重要的事情等待着我们去完成。而正经塾,就是引领他们走向这条路的明灯。

上一篇